第六章 过三关斩八将(四)

发布日期:2019-10-20 18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期开什么波色2018香港王中王498888这名字挺熟悉啊,难道,会是哪个出了名的、却不在历史留名的大将……我——操!想起来了,那不是北宋时期专门与杨家作对的大奸臣嘛!

  再一看对面的庞文,关索好悬没笑喷了,尼玛,同样是叫庞文的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了呢……哎呦喂,你长成这样,也好意思叫这么文邹邹的名字?

  想到就说和说实话,一直是关索自认为的好品质,“喂,我说……嗯,庞文是吧?嘿,我现在真怀疑你父母当初是怎么想的,就你这副尊容,得,比当年的武瘟神马武也不惶多让了啊,为什么就不给你起个名叫庞武呢,这样也恰如其分啊。”

  “还是说,你小子不孝,纯心的辜负你父母对你的殷殷期盼…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要知道,百善孝为先……”

  庞文越听越怒,一张黑脸变紫,变青,到后来,又紫又青又黑,也分不清究竟是个什么颜色了,气得他暴声乱叫,肺子都要气炸了,“住口啊!小儿,今天,爷爷不将你捅上八九个透明窟窿,难解我心头之恨……我……我杀了你!看枪!看枪!!”

  “哟,这是被说中痛处了?别啊,这么多人看着呢,怎么也要装一下不是?要不等明天你这‘不孝’的名头可就传遍整个河东了,既而传遍天下……靠,杀人灭口啊!”关索怪叫了一声,手上的长戟却是一点也不含糊,一式横担铁门栓,望上便架。

  一看这庞文就属于没脑子的那种,说几句话,浪费点口水就能乱其心智,关索还是很乐意的。

  出人意料的,长得如小白脸一般的关索,力量竟还稍胜面貌凶悍的庞文半筹,见长戟崩起长枪,关索一拧戟攥,长戟怀中抱定,戟头的月牙刃闪电般横切庞文腰部。庞文也是百战之将了,战场上杀出来的经验,见长戟斩来,虽然被气昏了头,有些吃惊对手的力气,却不见忙乱,手中长枪借被关索崩起之力,顺下枪杆,怀中抱月,逼开斩来长戟。

  他忽然想起了在一些评书、演义中听到的“一马四刀”的传说,曾经不止一次两次的脑补过,在脑海中构想出来的画面,和眼前是,何其相似!

  心头一动,福至心灵,关索借着被庞文架出的力道,“迅雷”特性全速爆发,在前的右手猛的一拉戟杆,在后攥着戟攥的左手向前一推。

  庞文大孩,一个激灵,脑袋“唰”地一下冷了下来,急切之中,在马背上很狠地一拧腰身。

  戟攥几乎是擦着皮肤而过,也幸得庞文的盔甲不错,戟攥的锋利在盔甲上划出一道不浅的痕迹,幸运的是还没有划破,刺耳的声音中,庞文冷汗下来了,三魂六魄惊得半晌不能归位,一时间,几乎以为自己死了。

  暗道了一声可惜,关索瞳孔中厉色一山,前后手一错,长戟瞬时横了起来,闪烁着寒光的月牙刃在前,横着就朝庞文的腰斩了来。

  刚回过神来的庞文吓得“吗呀”一声,生死间,潜能竟爆发了出来,以平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动作,身子猛地后仰,后背贴到了马背上,只觉得一股寒风,几乎是擦着鼻子尖“唰”地闪了过去。

  二人二马交错,交插而过,庞文在马上仰起上身,惊魂未定,冷汗湿透了全身,他现在一刻也不想在这待着了,如果有选择,他才不会出这个头!实在是太可怕了……却不等他坐得稳妥,后怕的心理刚刚滋生而出,脑上恶风袭来,再躲已是不及,锋利的月牙刃划开空气,割开他的脖子,硕大的头颅,随着长戟飞上了天空。

  身后,李延带来的一名牙将猛地一拍大腿,忍不住地惊叫了一声,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很夸张,至少,比张飞当年当阳桥的一吼是天差地别,但在这一马四戟中惊艳得连呼吸都为之一窒的静谧战场上,却无疑于雷鸣一般响在所有人的耳畔。

  蔡彝惊骇,久久不能平复,一副见了鬼似的看着那道跃马扬戟如天神般的身影,惊讶之余,却不免在心中想着,要是换成是自己,能不能躲开关索的这四招?

  不由自主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蔡彝心中满是庆幸,庆幸刚才上去的不是自己,庆幸被庞文抢了先……

  摆完了POSS,装完了逼,关索收戟驻马,再一看,两军将士都是一副见了鬼似的模样看着自己,只是一边是敬佩,而另一边,却是惊惧。

  他毕竟是刚到这个时代不是很久,对这个时代的两军斗将了解的不是很多,并不知道,这一马四戟用出来,是有多么的惊世骇俗。

  这么说吧,历史、演义、评书什么的全都算上,能够使出“一马四刀”存在的,也只不过只有七人而已!

  其中,一男指得就是东汉开国大将,人送绰号“快马轻刀武瘟神”的马武马子章;而六女则分别是四大丑女之一钟无艳、替父从军花木兰、大唐女将樊梨花、天波杨府老太君佘赛花、大刀王兰英,以及大破天门阵的穆桂英。

  纵然都是真实存在的,在三国时期能存在、能听说的,也只有两人而已,一为钟无艳,二为马武。

  实在是有些怕了这关索,关羽够牛掰的了吧,一马三刀,三刀春秋刀法惊世,天下少有人能抗下来,如今他的儿子更可怕。

  正踌躇不已的蔡彝眼前一亮,视线中,关索气息粗重,有些乱,面色有些苍白,虽然关索掩饰的很巧妙,但却没有逃出视线一直在他身上的蔡彝。